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第 71 章(1/2)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车站灯光昏黄。s省到冬桐市没有直达, 要转车两次,鹿行吟和沈青云在第一个转站路口道别。

  沈青云说“小师弟,几天后见。”

  鹿行吟也说“几天后见。”

  他带的行李不多, 一个书包装着换洗衣物,另一个大的牛皮纸袋装着他买的药材和s市的特产零食,一些生活用品。

  纸袋被塞得鼓鼓囊囊, 手提边缘却细,沉沉地坠着,在指尖勒出一道泛白的痕迹,仿佛能够直接磨到骨头里。换了一只手片刻后,再换回来, 两只手的指尖都添上印痕,发白发热,辣的刺痛挥之不去。

  车程只有五个小时, 鹿行吟买了硬座票,把书包抱在胸前,袋子拴在书包肩带上,整个人缩起来靠着窗, 闭上眼。

  车辆摇摇晃晃,空气里弥漫着泡面、香烟和某种塑料味,有小孩在跑动打闹,男人低声喝斥, 一双老爷爷老奶奶错买了45元的列车套餐盒饭, 一个抱怨价格,一个抱怨抱怨这价格的行为相当丢脸……

  漆黑的车窗映出他苍白淡静的面容, 他困意来袭, 却觉得这里适合安睡, 因为他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学习的。

  他知道他要回家了。

  冬桐市的变化不大,鹿行吟提着东西回去时,这个城市的人们还没醒来,夜空中挂着冷星。

  早餐店的老板娘指挥丈夫磨豆浆,氤氲白汽蒸腾中,她眼尖一眼望见来人“哎呀,这不是行吟吗?你怎么回来啦?”

  “正好放假,回来看看奶奶。”鹿行吟弯起眼睛笑,“王阿姨好,您还是这么漂亮。”

  这口头禅他从顾放为那里学来的,以前不算是个“油嘴滑舌”的小子。

  老板娘也听得很新奇,一高兴就包了两根油条并几个包子递给他“行吟真是长大了,比以前高了,还长帅了,放假了也知道回来看奶奶。”

  “最重要的是有钱了还记得回来,小伙子必成大器哈!”她老公也在一边帮腔,看鹿行吟要推拒,就笑,“跟叔叔阿姨客气什么,还不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下次回来,恐怕就要带个女朋友回来了。”

  “带什么女朋友!带个名牌大学通知书多好。”

  ……

  鹿家校园外铁栅栏门变形了,外边载的树从根折断,不知所踪。

  鹿行吟放下手里的东西,往手心哈了点白茫茫的雾气,用力地把铁栅栏掰回来,铁刺刮在地上,发出有些刺耳的响声。

  “诶,这不是——行吟吗?别掰了那东西,你奶奶说有空换个新的,之前刮风被大雨砸断了。”

  一条街之外就是邮局,清晨来开门的工作人员注意到了他,又说道“你奶奶不在家——怎么回来也不通知一声?”

  刚凌晨六点。

  鹿行吟擦了擦手机屏幕上的水雾,抬头问邮局人员“没来得及说。奶奶去哪了?她有事情吗?”

  “上市里去了,说是看病,居委会陪着她去的。”邮局人员看了看他,又补了一句,“没事,应该今早上就能回来,我给你个电话你联系一下吧。你奶奶也没个手机,确实不好通知。”

  电话拨通几遍后接了起来。居委会阿姨说“没什么,只是常规的一些检查,县医院做不了。你奶奶这回在核磁共振室,不方便讲电话,行吟你别急,我们还有几小时就能回来。你先照顾好自己。你奶奶要是知道你回来了,肯定开心。”

  鹿行吟于是先进了家门。

  院子里和平常不太一样,兴许是因为主人有几天没在,杂草冒了出来,挤占了原本整整齐齐的花木空间。室内同样,虽然所有东西都在该有的位置,但是没有原来那样齐整了。

  鹿奶奶一直是个所有瓶瓶罐罐都要贴合对齐的人,鹿行吟走进去,把一个没拧正的糖果罐拧好,心里沉沉的仿佛压着什么东西。

  他是个敏感多思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小时候听得清邻里对他身世的议论,他不在乎,但每次鹿奶奶出远门买药材,或是将他暂时撇在医院输液而自己回家做饭时,鹿行吟就总是会想——鹿奶奶这么大年纪,这么孤独的一个老人家,会走到哪里去,会不会遇到一场暴雨、一次不讲理的冲突、一个不看路的出租车司机。

  会不会他在遥远的地方念书的一个夜晚,老人家就悄悄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曾在电视剧中看过“天人五衰”,讲将死之人,第一条就是不再整齐洁净。

  他动手把家里都打扫了一遍,随后静静等着时间过去。反复多次打电话询问,不礼貌,所以他永远会掐住大人们承诺的那个时间点。

  下午两点钟,鹿奶奶回来了。

  满头银发的老人梳洗整齐,样子比他离开前老了一些,干瘪了一些。她用往常有些严肃,又温柔慈和的眼神看向鹿行吟“回来了?”

  鹿行吟站起来,接过她手里的药,点头说“回来了。”

  “回来多久?”

  “两天,周天晚上的车回学校。”鹿行吟说。

  鹿奶奶喝了一口水,笑了起来“那和隔壁李家上大学的孙女也没差,就像上大学一样,周末就能回来。”

  鹿行吟看着塑料袋里的药,问道“——奶奶你们刚从市医院回来吗?是查什么?”

  “也没什么,就还是那些老毛病,老了都这样。”鹿奶奶说,“等会儿有人上门送土鸡蛋,再买半只土鸡,晚上就弄个鸡汤吧。我去睡个午觉。你的房间一直是那样,被子自己换。”

  鹿奶奶的作息雷打不动,一切都和往常一样,祖孙俩平静随意地过着日子。

  鹿行吟点头说“好。有人上门,我会开的,我还想吃祥和酒楼的酒糟汤圆,晚上去那边端几个菜。上次给您买的监测手表,您没带吗?”

  这个小城里的人都互相认识,酒楼里外带都不用打包,如果住得近,直接连锅端走就行,总之都会还。

  “带着呢,今天充电,本来也是要去医院,就没带。”鹿奶奶瞥了一眼他带来的东西,轻轻叹了口气,“从那边带东西过来干什么,家里是会给你缺吗?带了,那边怎么想,也难说。这个年纪的男孩儿,都花钱去上网,买零食,就你往家里寄。这没到你毕业工作,不该是你寄钱的时间。”

  鹿行吟只是笑“我有电脑上,也有零食吃,那边……很有钱,我不缺啊奶奶。”

  鹿行吟负责准备晚饭,鹿奶奶午睡比平常久一点,发出让人听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