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3章 助攻(1/2)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143

  这龙吟殿也是够热闹的了。

  这赵王,太子,赵皇后还有向贵妃齐聚一堂了。

  邕晟帝都觉得有些头大。

  尤其是看着赵王这怒气冲天的样子,就觉得此事赵王在这里,更是没完没了了。

  顿时也觉得赵王有些碍眼。

  可这赵王到底也是因为向贵妃受了委屈才会如此的,倒也情有可原。

  只是当杨璨母女到了这龙吟殿的时候。

  也是惊了众人一跳啊。

  这顾千凝脖颈上是缠着纱布,脸色也是苍白一片。

  当然这是菊心精心设计的妆容,在马车上完成的。

  而杨璨却系着面纱。

  母女二人就是这样进了龙吟殿。

  二人下跪请安。

  原本这邕晟帝宣召二人进宫是来问罪的,可是母女二人这般模样,倒是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还是赵皇后忙不迭的问道:“千凝这是怎么了?还有璨儿你怎么面纱遮面呢,在御前如此可是失了分寸啊。”

  杨璨低声道:“娘娘,臣女脸上有伤,怕惊了陛下和娘娘。”

  “你怎么了,也受伤了?”赵皇后一脸担忧的问道。

  “你们母女这是怎么了,快叫本宫看看。”赵皇后直接起身走了过去,亲自摘下了杨璨的面纱。

  杨璨的脸虽然是上了药的,但是也红肿一片,而且还有三道血痕,一看就是护甲刮伤的。

  赵皇后抬头不经意的瞥了向贵妃一眼,相比之下,向贵妃脸上的这点伤,真是不够看了,这向贵妃岂不是恶人先告状吗?

  这向贵妃一味儿的说杨璨嚣张跋扈,对她不敬,可看杨璨也好,顾千凝也把,都比向贵妃伤的重啊。

  向贵妃都把人给欺负成这样了,还好意思恶人先告状吗?

  这也是真是够不要脸的了。

  向贵妃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杨璨和顾千凝竟然都有伤。

  可旋即她也就明白了。

  她这脸上的伤是自己后来让人弄的,她可以用这一招,换言之,这杨璨和顾千凝也可以用这一招啊,这大家都一样啊。

  向贵妃顿时有些懊恼,没想到杨璨真的也用这一招,而且下手还挺狠,起码她看着是挺狠的,比自己狠多了。

  “陛下,看璨儿这脸上的伤,还是找个太医来瞧瞧吧,还有千凝这脖子,也得叫太医来瞧瞧啊。”赵皇后回头看着邕晟帝说道。

  邕晟帝的脸色不大好看,幸亏他没一上来就兴师问罪,就觉得事情不大对劲,若是真的一上来就开始数落杨璨,待会儿若是看到杨璨这般模样,还真是不好收场了。

  “不用麻烦了,娘娘,陛下,臣女和千凝已经看过大夫了,也诊治过了,都是皮外伤不打紧的。”杨璨低着头说道。

  “如何能不看呢,来人,去传太医来。”赵皇后吩咐道。

  自然有宫人去了。

  邕晟帝也白了一眼向贵妃,向贵妃肺管子再一次被气炸了。

  她用的虽然不高明,可是也足够被逼了,她倒是不觉得什么,觉得只要能扳倒对手,无所不用其极。

  她以为杨璨肯定不会如此的,可是杨璨竟然也弄的她手足无措了。

  杨璨才不管这么多呢,不管阴招还是损招,能扳倒敌人就是好招,哪里还管卑鄙不卑鄙啊。

  才不管这么多呢,向贵妃可以冤枉她,那她也可以冤枉向贵妃啊,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是了。

  看谁更逼真,更能让人信服就是了。

  “向贵妃,你因为何故把璨儿和千凝打成这样,你自己还口口声声说是璨儿对你不敬,打了你,还把你给赶出来了,本宫倒是瞧着,是你先动手打人在先吧。”赵皇后直接开口质问道。

  她自然是向着杨璨的。

  “皇后,臣妾可没动手打她,是她打了臣妾,顾千凝这脖颈上的伤也跟臣妾无关。”向贵妃否认道。

  “你还说与你无关,若是与你无关的话,你们三人都有伤,肯定是起了争执了,不过是你先打人在先把,把人家打的没办法了才会还手的吧。”赵皇后斥责道。

  “臣妾没有。”向贵妃依旧反驳。

  “都是臣女的不是。”杨璨再次跪了下来:“是臣女不好,惹恼了贵妃娘娘,起因是佳音县主和顾宁馨的事情,是臣女伤了佳音县主,可也是因为佳音县主先对顾宁馨下了绝子药,总归千错万错都是臣女的错,是臣女听到贵妃娘娘说要赏赐千凝一副绝子药来给佳音县主出气,是臣女看到千凝宁死不从,划伤了脖子,这才下令和大内侍卫起了争执,才会把人给撵出去的。”杨璨口齿伶俐,迅速说道。

  杨璨用极为简短的几句话,就说明了事情所有的经过,而且给人的感觉也是不偏不倚的。

  并且有一味儿的夸张说谁的不是。

  赵皇后却一下子就抓住了话的重点,她对向贵妃冷然道:“贵妃,你还要给千凝绝子药,你逼迫千凝服绝子药,本宫看你真是无法无天了,这刘颖是个什么性子,大家都知道,她和叶之恒那些烂事,上回就伤害到了千凝,千凝大度,没有同刘颖计较,还退婚成全了二人,这回又跟顾家二姑娘杠上了,还给人家下了绝子药,让人家绝育,真真是恶毒至极。”赵皇后提到刘颖,也是一脸的厌恶。

  这刘颖,叶之恒,还有顾宁馨的事情,这些日子也是闹得沸沸扬扬的,盛京城人人都知道了,自然赵皇后也知道了。

  顾宁馨原本只是一个侯府庶女,想来也没有人知道她,可因为叶之恒和刘颖,她也算是出了名了。

  “你为了这么一个德行有愧,恶毒至极的人,还跑去到璨儿那里胡闹,还把人母女给打成这样子,向贵妃,你也糊涂了吗?”赵皇后指责道。

  “臣妾没有。”向贵妃倒也不着急,反驳道:“臣妾并没有做这样的事情,即便臣妾对顾千凝的态度强硬了些,可臣妾到底也是陛下亲封的贵妃娘娘,杨璨对臣妾不敬,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即便颖丫头是给顾宁馨喝了绝子药,那又如何,和杨璨又有什么关系,杨璨如今已经同武宁侯府义绝,也不是侯府的人了,她又凭什么逼迫颖丫头喝绝子药,这不是动用私行吗?颖儿该如何处置,怎么也轮不到明安郡主用私刑吧,既然她能用私刑,为何本宫不能用?”向贵妃争辩道。

  之前向贵妃也是用这番说词来堵杨璨的,而今又搬出来了。

  一时间,赵皇后也被怼的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向贵妃说的有些强词夺理,但也能站住脚跟了。

  “贵妃娘娘。”杨璨却淡淡的开口了:“先前娘娘就同臣女说过这话,臣女也说了,虽说臣女已经同侯府义绝,但是馨姐儿是在臣女膝下长大的,也叫臣女一声母亲,自然一辈子都是臣女的女儿,同臣女义绝的是顾鸿,和孩子有什么相干,这孩子被刘颖威胁,跑来找臣女护着她,臣女如何能袖手旁观,而且刘颖当着臣女的面儿,就给她下了药,若是换成是任何一人,都会帮她出头的吧,贵妃娘娘若是以这个理由要责罚臣女,臣女愿意受罚,但是贵妃娘娘不该用千凝来威胁臣女,臣女是个做母亲的,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女儿,而今日孰是孰非,请陛下定夺。”杨璨对着邕晟帝恭恭敬行了个大礼,一字一句认真说道。

  这也算是让邕晟帝来做主了。

  邕晟帝心里也是叫苦不迭啊。

  这事儿也是够乱的了。

  其实孰是孰非啊,反正罪魁祸首是这刘颖,若不是刘颖主动去害顾宁馨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祸事了。

  又是这个刘颖,邕晟帝顿时对刘颖也是厌烦到了极点。

  还有这向贵妃,多管闲事做什么啊?

  这可如何处置啊。

  不管怎么处置,反正到最后总是会得罪一方人的,这个真的麻烦了。

  邕晟帝看着向贵妃,赵皇后,还有杨璨,很麻烦啊。

  他其实对两方,不管是哪一方,都不想弄得太难看了。

  “父皇,不管怎么说,杨璨对母妃动手,这就是大不敬,这是犯上啊,父皇应该狠狠责罚她才是。”赵王忍不住开口说道。

  赵王说这话其实也不太合适,他真的不该开这个口的。

  太子一声都没吭,就是知道这个场合,他不适合说话,可赵王却不管不顾的。

  他既然开口,那太子自然也可以开口了。

  “二皇弟此言差矣,只看这伤势,也知道谁伤的严重了,贵妃娘娘总归也不该这样对待璨儿妹妹,这璨儿妹妹从小长在皇宫,在母后膝下长大的,也是贵妃娘娘看着长大的,纵然不是自己的孩儿,也有昔年的情谊在里头,贵妃娘娘何意狠得下心下手呢?”太子唏嘘的说道。

  这话可是嘲讽向贵妃心狠手辣了,这太子从来都是如此,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能气死个人。

  “本宫自然是不如太子殿下对杨璨,宠爱万分啊,这杨璨刚刚从侯府离开,太子殿下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接到自己私宅里去住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莫不是殿下还在因为当年没有娶到杨璨而惋惜,现在她离了侯府,殿下是要把她纳入东宫不成!”向贵妃冷笑着问道。

  当年赵皇后的心思自然瞒不过向贵妃了。

  不是有句话说,最了解你的不一定是最爱你的人,可能是你的对手,二人做对手这么多年,向贵妃是着实了解赵皇后啊。

  这件事,她知道,太后知道,也就是杨璨本人不知道罢了。

  “贵妃娘娘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孤同璨儿妹妹一起长大,她如今从归宁,南安王府暂时修葺,孤提供一个宅子让璨儿小住,有什么不对的吗?”太子质问道。

  太子对向贵妃也没什么好客气的,这向贵妃说话也太不成体统了。

  他虽然是太子,可到底是男人,名声什么的也没什么,可杨璨却是女子啊。

  尤其是刚刚同夫家义绝,自然不能传出什么难听的闲话来。

  而且太子明知道杨璨和殷城,他自然不愿意横插一脚的。

  当然,当年他是心仪过杨璨,可也不过是觉得杨璨的性情不错,容貌生的又好,他心生爱慕有什么不对的吗?

  怎么到了向贵妃嘴里,这些都成了阴私,见不得人的事情了呢。

  “对与不对,殿下心里清楚,也不必同本宫分说,本宫也不想知道。”向贵妃冷声道。

  “太子皇兄当年的确是中意杨璨,这一点臣弟还记得呢,为了杨璨,皇兄还打过臣弟呢,不知道皇兄还记得吗?”赵王似笑非笑的看着太子问道。

  赵王故意提及当年的事情,也不过是想让太子和杨璨难堪就是了。

  杨璨看了一眼赵王,这杨璨和赵王的交集,在明安郡主的记忆里也是有的。

  这赵王好色成性,并且心思不正,而且还睚眦必报。

  从小杨璨对他就没有任何好感。

  长大后,赵王几次三番借着酒劲儿调戏杨璨,甚至有一次,在御花园里,还拖着杨璨进了御花园后头的山洞里。

  幸亏杨璨拼死不从,并且用簪子划伤了赵王的脸,这才得以逃脱,不然的话,只怕杨璨都没脸活了。

  赵王年轻气盛的时候,招惹了不少宫女,欠了许多的风流债,都是向贵妃在后头为他擦屁股的遮掩的,这才没闹到邕晟帝跟前来的。

  总归这样的人,杨璨一向都是敬而远之的。

  直到现在,赵王脸上还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就是杨璨当用簪子划伤的。

  而就这样的人品,赵王还舔着脸对赵皇后说过求娶杨璨的事情。

  杨璨就是瞎了眼,也不肯嫁给这样的人啊。

  真是恶心死人了。

  而当年太子打赵王,就是为了这件事,杨璨一路跑回宫的时候,正巧碰到了太子。

  虽然杨璨也整理了衣衫,可头发到底乱了,并且面带泪痕,被太子瞧出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