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做个野蛮人(1/2)
芝加哥1990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卡尔伊坎的伊坎资本复利年化收益率甚至比巴菲特、麦道夫、狩罗斯都高,但玩法完全不同,他敏锐地观察到了上市公司高级经理人和股东们的利益不同之处,在其中活用各种金融手段牟利。”

  “当高级经理人为了拿到股权、期权奖励推高股价而导致公司价值脱离基本面时,他操纵媒体反复批评并开始做空,而当把一家公司的股价打到低于实际价值时,他就会转而吸筹伺机发起恶意并购。管理层抵抗越激烈越容易进他的套子,成不成都有得赚,其最典型的手段之一是企业突袭,巨量购入看中的上市公司股份后坐稳战略股东位置并迫使公司作出管理或策略的改革,使股价在短时期内快速上升。”

  “但卡尔伊坎其实并不关心企业发展,只考虑如何从收购和出售股票中获利。八五年,他拿下了环球航空并担任董事长,开始充当门口的野蛮人分拆出售公司资产获取个人利益,八八年实在受不了他的管理层和其他股东动用各种手段将他恭请出场后,他已大赚了近五亿刀,同时给公司留下了五亿多的巨额债务,后来还拿到了总值一亿多的各种补偿。”

  “所以他最讨厌对恶意并购杀伤力极大的毒丸(大量低价增发新股,令收购方手中的股票占比下降,摊薄股权,增大了收购成本导致收购方无法达到控股目标)计划,讨厌上市公司董事会制度特别是那些由选举产生的员工董事代表,以及政府或公司战略合作伙伴派驻进来的独立董事。他声称这些人根本不可能为公司和股东利益着想,只会想着贪婪地拿到更多管理层持股、分红和高薪以争取其他股东的支持。”

  “所以他不是完全的空头掠夺者,他意在控制企业本身,也很有耐心,和管理层的控制权争夺战可能长达十年,比如与另一位金融大亨佩雷尔曼围绕漫威的多年争夺。”

  匆匆结束东京之行回到高地公园后,奥格雷迪提醒宋亚,“3DFX对他来说应该是个很不错的狩猎目标,斗争可能是长期的。”

  “但这回合我们打爆他了对吗?”宋亚笑问。

  3DFX股价在纳斯达克收盘时被奥格雷迪从九块多暴力拉到了三十六刀左右,也就是市值一天之内从一点四亿狂升为五点六亿刀。

  “但已经脱离基本面了,北方信托不会允许我再乱来。”

  奥格雷迪回答:“公司内部有纪律,外部也有压力,伊坎资本今天上午已经发动媒体鼓噪,要SEC(米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介入调查3DFX股价的异常波动。”

  “你觉得卡尔伊坎拿不拿得出足够的股票平仓?”宋亚问。

  “我不知道,他是高级玩家APLUS,但目前来看空方已经很难在证券流通市场拿到足够的筹码,3DFX上市才一个多月,你们手里的股票绝大部分又处于禁售期,我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奥格雷迪回答。

  “他会亏多少?”宋亚又问。

  奥格雷迪摇头,“要看用了多少杠杆,但肯定比他从古德曼他们那里赚得要多。”

  “哈!”听到这句话,宋亚表示很满意。

  北方信托这次赚了个盆满钵满是毫无疑问的,有点可惜的是奥格雷迪不敢用自己出掉Infoseek等网景系公司的钱,但他会从其他方面补偿,这是东京之行前双方私下交易的一部分。

  “我们还需要利好消息。”

  奥格雷迪说:“3DFX总裁巴拉德之前为了挽救股价,对外声称今年预期利润六千万刀的话也不靠谱,别说世嘉的大合同还没拿下,就算拿下了那也是起码一年后的事。”

  “他们从一开始就撒谎,而且总是能得到好处,现在已经养成习惯了。”

  宋亚冷冷看向书房窗外,3DFX董事会诸人的车队刚刚驶进高地公园大门。

  “我就不下去了。”奥格雷迪已经不适合再与3DFX的人出现在同一场合了。

  “嘿,APLUS,干得漂亮!”

  股价一天翻了四倍,其他股东的董事代表当然都兴高采烈的,骗子三人组和卡马克的董事代表则把不满挂在脸上,总裁巴拉德心事重重。

  “看看这个。”第二大个人股东的董事代表将一份本子那的财经杂志给他看。

  ‘极限施压狂人!入交昭一郎的世嘉大踏步前进!’

  封面上的入交昭一郎环抱双手,目光坚定地四十五度角眺望远方,背景正是宋亚和一列白人在世嘉Logo墙前鞠躬的画面,小标题为‘困境中的米国3DFX公司登门谢罪!一场对世嘉的不利诉讼案被消弭无形!’

  “我们还需要利好消息。”宋亚笑了笑,奥格雷迪不现身,话就由自己来复述了。

  “你认为你去东京对本子卑躬屈膝是利好吗?APLUS!”

  三人组里的罗斯突然炸刺,“我们很快就能在赢下对他们的诉讼,他们要赔给我们上千万的钱!到那时候股价依然会涨,但现在全没了!”

  三人组里的CTO斯科特说:“我就知道公司一上市你们这些人为了股价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令人难以置信的鼠目寸光,短视!我们不需要你去东京给我们丢脸APLUS,年底的Voodoo2出来后我们依然能震惊世界!”

  “去年你们劝我继续给VoodooRUSH计划投钱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那个经常出现兼容性问题的显卡导致我们失去了康柏等大客户的信任!”

  宋亚不爽地回怼,可惜现在由于身体上的物理原因,导致中气不足。

  “其实我们就该把主要精力放在3D芯片的性能上,2D芯片厂家众多,竞争激烈,利润薄,我们的技术储备也不足。”卡马克的董事代表说。

  “你们ID Software当然愿意3DFX生产3D芯片,给你们的纯3D射击游戏提供最好的性能发挥平台,但那个市场很小!”

  第二大个人股东的董事代表反击。

  董事会议很快又成了一场没结果的争吵,但宋亚能感受到自己的控制力加强了,大多数代表都在帮自己说话,毕竟自己才是能带领大家赚钱的人。

  他悄悄观察,审时度势,信任是一步步建立起来的,之后自己改造3DFX的提案会更加激进,还不能说就一定会获得董事会的通过,要有耐心,不急。

  “别吵了,现在是周末,我们已经放出了和世嘉和解并继续合作的消息,周一开盘时怎么办?”一位投资机构的董事代表看向宋亚,“还有什么利好消息可以释出的吗?”

  “你们总有编不出谎言的那一天!”三人组里的罗斯义正辞严。

  宋亚瞥了他一眼。

  “要不周日见见康柏的人?事后放个消息说他们未来仍将在新款PC中使用我们的芯片?”

  没人理罗斯,另一位董事代表出动提议,“我有路子,保证康柏不会急于否认,反正是计划,最早也要等明年他们的新品推出了。”

  “可以。”好事,宋亚点头。

  在见康柏的人同时,他也需要第一次对米国媒体展开公关造势了,去本子那对人家当众鞠躬在这边可不是件长脸的事,股市反应很诚实,媒体的负面评价可不少。

  高地公园门口,康柏的高层在这边董事代表陪同下现身,他和亲自迎接出来的宋亚打招呼,发现对方的手只微微抬起了一点后连忙道歉,主动走近轮椅拎起手握了握,并且低头问候寒暄。

  ‘APLUS!你乞求到世嘉的原谅了吗?’记者才不管,一边拍照一边阴阳怪气地大声问道。

  “你们要我怎么办呢?我昏迷了五个月,账上现金被人偷得只剩下小数点后的零头,连买片阿司匹林都不够。”

  宋亚瘫软着对镜头苦笑。

  这还真不是卖惨,PGE律所开始重新收拾古德曼留下的烂摊子,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账户上的现金被扫得干干净净,要不是宋阿生为他守住了私人账户里的钱还有CNA的保险赔付,他真的连带队去东京的路费都付不起。

  记者们纷纷讪笑,“是你的律师吗
为您推荐